您好,欢迎来到宏兴财税服务集团!

头部收藏夹
搜索
内页服务项目导航

服务项目 

网站在线客服

-
-
一周税务大事(8月4日-8月9日)

服务中心

人才招聘

泉州公司注册 版权所有:宏兴财税服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闽ICP备16023833号  

品牌故事

400-113-7080

财税资讯

底部客服分享

分享到:

一周税务大事(8月4日-8月9日)

作者:
宏兴财税服务集团
来源:
www.hxkjzg.com
2019/08/10 10:29
浏览量

一、国家税务总局将学习成果落实到实际行动中(关注度:★★★★)

 “加强党性修养要从小事做起,体现在党员一言一行的风范之中,厚积于党员一点一滴的锤炼之中”……近日,国家税务总局党委书记、局长王军在税务总局“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专题研讨班上,就“加强党性修养”与大家畅谈心得体会。这是税务系统深入开展“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的一个典型场景。

国家税务总局按照中央部署,聚焦主题不偏离、紧扣主线不放松,按照“守初心、担使命,找差距、抓落实”的总要求,把学习教育、调查研究、检视问题、整改落实贯穿主题教育全过程,深学细照笃行,从严从实整改,推动主题教育不断取得实效。

为了抓好学习教育,税务总局在领导班子个人自学基础上,围绕14个专题开展了集中学习研讨,分别举办读书班、专题研讨班,总局领导、机关司局主要负责人和各省区市、副省级城市税务局党委书记、局长近百人参加,参会同志人人发言,有交流、有点评,有探讨、有研究,气氛热烈,效果突出。

今年实施更大规模减税降费以来,税务部门在认真落实减税降费各项政策规定的同时,推出一系列服务纳税人、缴费人的硬举措,将主题教育的学习成果落实到服务纳税人的实际行动中。

为了更好地服务纳税人,税务系统开展了全面深入的调查研究,税务总局和各省局党员领导干部坚持到纳税人、缴费人中间去,到矛盾最集中、困难最突出的基层税务机关去。在一个半月的时间里,通过下基层、进企业,广泛听取纳税人、缴费人和基层税务干部意见建议,详细了解企业生产经营和享受减税降费政策情况。

“基层是最好的课堂,群众是最好的老师。通过调研,我们进一步了解了真实情况,收集了基层的一些好做法、好经验,也发现了不少问题,有助于大家进一步理清工作思路。”在税务总局召开的领导班子成员主题教育调研成果交流会上,王军进行了总结。(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鲁元珍)

二、农机零部件崛起背后的减税降费力量(关注度:★★★★)

中国是世界农机制造大国和消费大国,农机核心零部件一直是农机产业链中的一个短板。《中国制造2025》规划中明确将农机关键核心零部件纳入了重点扶持发展的范围,并提出要加大财税政策支持力度。

在中国农业机械工业协会2018年底公布的“改革开放四十年中国农机工业杰出贡献奖”获奖名单中,潍坊谷合传动技术有限公司榜上有名。此外,公司还被中国农业机械工业协会及各主机厂共同推荐为“中国农业机械零部件(车桥)龙头企业”,获“中国农机行业零部件优质奖”。

“去年增值税税率下调,公司少缴了税费60多万元,今年国家继续下调农机配件产品的增值税税率至13%,预计全年将减税110万元,再加上享受高新技术企业所得税优惠、土地使用税优惠等政策,预计公司全年可享受税收优惠约500万元,这可以为企业加大自主创新和研发投入提供支撑。”中国农业机械工业协会零部件分会会长、潍坊谷合传动技术有限公司总经理李俊年说。

近年来,谷合品牌影响力的不断增长,得益于企业对创新及研发的持续投入。公司聘请了5名外籍专家连续4-5年潜心技术研发,还建立了具有国际水准的国家级产品试验室,完成了全系列产品的技术升级,且每年都将销售收入的5%以上作为研发创新经费。自2016年以来,公司已累计投入研发经费超过4000万元。

公司发展背后,也少不了国家一系列减税降费政策的扶持。公司近期拟投资1.2亿元,新建电动液压提升器项目,规划了2条自动化生产线,将在农机零部件行业率先实现智能制造。仅这一项,公司预计能享受不动产、在建工程进项税额一次性抵扣、固定资产加速折旧和高新技术企业所得税减免等税收优惠约1000万元。

李俊年认为,减税降费为企业开展精益制造战略升级提供了机遇,“制造能力提升的核心体现是产品质量一致性的保证和生产效率的改善与提高,这需要我们民营企业从根本上加快转型升级和智能制造,而国家系列减税降费政策带来的红利就是我们升级路上的‘强心剂’。”

为确保减税降费政策在基层落实,国家税务总局潍坊市坊子区税务局组建了“零跑腿”专家团队,以精准“滴灌式”辅导为目标,专门针对该公司在建工程固定资产抵扣及新购进500万元以下设备一次性扣除等税收政策上门进行“一对一”专题辅导,让企业“实打实”享受到政策红利。

现在,谷合传动年产20-300马力全系列拖拉机前驱动桥、收获机械驱动桥及各类传动箱10万余台,在产品性能质量方面达到国内行业领先水平。未来,在产品的对接上,谷合传动将在结构和标准上跟世界接轨,全力打造中国农机核心零部件民族品牌。(来源:国家税务总局新媒体)

三、克服房地产税改革的正当性焦虑(关注度:★★★)

 房地产税是党中央确立的重大立法事项,已经被列入第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立法规划,备受全国人民瞩目,成为坊间和业界讨论的热点。尽管如此,由于立法的思路和方案从未披露,每个人都在根据经验和猜想进行解读。在减税降费的大背景下为什么要开征房地产税?如何保证不同纳税人之间的公平负担?现行房地产税制该怎样配套调整?纳税能力不足时是否可以得到照顾?家庭基本的居住面积能否免税?人们对这些问题的追问,时时透露出对房地产税正当性的焦虑。尤其是,对于已被鉴定为不合法的小产权房,以及权利受到限制的农村房地产,如何从法理高度论证其可税性,至今没有产生明确统一的意见。即便是财税法律和政策专家,其立场也往往表现为左右互搏,难以自圆其说。

如果将房地产税置于孤立封闭的环境中,社会上出现的种种担忧我们并不难解答。特别是,只要能将这些系统性问题拆分开来,将其转变成一些纯粹的技术性问题,似乎每一个都可以找到现成答案。例如,当人们追问为什么可以对房地产征税时,我们可以从财产权的社会义务,或者从权利人受益于政府公共服务的角度回答。但有意无意被忽略的事实是,作为一类财产,房地产已经承受了不少税收,并不是没有履行社会义务。房地产的交易,需要缴纳增值税、土地增值税、契税、印花税、所得税;房地产的持有,需要缴纳城镇土地使用税、房产税。在此前提下,继续开征新的房地产税,就必须对财产的社会义务或公共服务的受益进一步量化,才有可能说明新增税收的正当性。再如,当人们继续追问,为什么可以对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征税时,我们可以回答,该权利已经被物权法所承认,是一种受保护的财产权利。但无法否认的是,随着使用权临近到期,地上房屋会因为权利的不确定性而贬值。虽然物权法规定,土地使用权到期后可以自动续期,但并没有说明能续多久、是否需要交费、交费标准如何。当财产权利面临如此大的不确定性时,人们对课税的正当性自然会频添疑虑。

对小产权房的课税也是如此。我们可以论证,基于税收平等原则,房地产税不需要考虑财产持有合法与否,只要现实存在,就可以一体征收财产税。我们更可以说,课税并不等于承认其合法性,如果是违章建筑,该拆还是要拆。不过,如果小产权房确定的结局就是拆除,即便顺利通过房地产税立法,可以想象其征收和管理会有多难。能对小产权房进行强制执行吗?能像《税收征收管理法(征求意见稿)》所设想的那样,在不动产上设定优先受偿权,等交易过户时一并处理吗?同样尴尬的还有在农村宅基地上建造的房屋,连交易机会都被严重限制,政府对其提供了足够的公共服务吗?由于不能自由交易,农村房地产的价值已经严重被贬抑,再对其居住和持有征收房地产税,要让农民接受其正当性不亚于天方夜谭。

对于非用于经营的自住房产,不少税法专家强调,基于财产权保护的立场,可以对其应有收益课税,这样不至于伤及财产本身,与财产税仅仅针对财产孳息而不殃及财产本体的要求并不矛盾。如果法定免税基本覆盖了第一套房,仅从第二套房开始起征收房地产税,这种解释基本上可以站得住脚,因为第二套房一般不会用于自住,可以出租产生收益。没有出租的,通过房地产税的压力,也会促使其用于出租或利用,以抵销房地产税的经济负担。不过这样一来,房地产税似乎就变成了收益税。而我国对不动产收益已经课征所得税,如何解释这种重复征收又成为新问题,会影响到房地产税的正当性论证。另一方面,财产是否出租,是否用于营业,本属于财产权利人的自由。房地产税介入后,即便不出租或对外营业,也需要承受税收负担,对当事人的自由会构成限制。如果税率过高,经年累月后,所征税款会超过财产价值的全部,事实上构成财产征收。无论应有收益理论的依据在学理上如何充分,这些结果都会在公众心目中遭遇正当性挑战。

 相比于税基宽窄、税负轻重、减税免税、纳税时点等技术性问题,税收的正当性更为根本。如果公众从心底里就不认同房地产税,就不可能会有良好的纳税遵从。在20世纪七八十年代,因为财产税负担超过了人们的承受能力,美国爆发了大规模的抗税斗争,迫使各州对房地产税采取限制性措施,防止税负影响人们的基本生活。这些手段固然可以为我国学习,但它们所解决的问题仍限于技术层面,即税负不可太重。相比而言,中国目前所面临的问题更为根本,直指房地产税的正当性。为解决这个问题,不仅需要建立自圆其说的理论,更重要的是,这些说法能够深入人心,为广大纳税人所接受和奉行。否则,房地产税的推行过程必定困难重重。

房地产税的正当性首先要回答的是,在减税降费的现阶段为什么还要开征房地产税。在这方面,仅仅陈述完善地方税制体系肯定不够。在一国财政体系中,地方税是否完整不一定会影响地方提供公共服务,政府内部的财政调剂或利益分割可以实现这一目标。此外,鉴于地方居民已经负担了增值税、所得税、土地增值税等税种以及土地出让金等非税收入,论证房地产税的正当性不妨从税制结构调整,以及政府间财政收支划分的角度切入。只要能够说明,目前地方居民缴纳的税收已经用于上级财政的正当用途,而本级财政的现有收入无法支应公共服务的需求,选择存量房地产公平分配财政负担,就是一个可以接受的选项。从这个角度而言,房地产税并不是对房地产课税,而是按照税收负担能力分摊公共服务的成本。以此为核心,才需要考虑纳税人的税负能力和生存权保障,评估房地产权利人之间的公平负担,以及保障房地产税用途的合目的性。也只有通过这个视角,我们才能期待一个透明且负责任的政府,体验其对财政收入的合理需求,并监督其将资金用于最合适项目。

为寻求公众配合,在理解房地产税正当性时,还有必要楔入深化改革的视角。鉴于政府未来会更多地依赖税收、非税收入,而不是土地出让金和债务融资,对城市土地使用权年数有限、小产权房前途不明、农村宅基地和建设用地转让受到限制等问题,即便目前还做不到出台具体方案,也应该给公众明确交代改革的方向,用赋权方式换取对房地产税的支持。例如,针对不同类型的房地产,伴随着权利开放逐步推行房地产税,可以有效缓和矛盾、减少阻力。按照这种方案设计,尽管房地产税短期之内难以成为地方主体税种,需要中央全盘考虑、统筹安排,但相比全面强力推行的冒进,这样更有利于税制平稳转型。信息公开、过程透明、公众参与、协商共治,本身就是提升房地产税正当性的途径。

总之,不管是官方宣传还是理论研究,房地产税首先要解决的是其正当性。在现代社会中,合作遵从的前提是理解和接受。技术性问题不管怎么困难,总可以找到解决办法,而且可以边做边完善。正当性如果得不到夯实,则会迷失方向,导致税制的根基不稳。因此,对于房地产税改革,除了信息公开和公众参与之外,还有必要以此为契机,给公众一个明确的改革承诺,通过赋权方式换取对房地产税支持。(来源: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熊伟)

 

 

一周税务大事(8月4日-8月9日)

国内版

一、国家税务总局将学习成果落实到实际行动中(关注度:★★★★)

“加强党性修养要从小事做起,体现在党员一言一行的风范之中,厚积于党员一点一滴的锤炼之中”……近日,国家税务总局党委书记、局长王军在税务总局“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专题研讨班上,就“加强党性修养”与大家畅谈心得体会。这是税务系统深入开展“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的一个典型场景。

国家税务总局按照中央部署,聚焦主题不偏离、紧扣主线不放松,按照“守初心、担使命,找差距、抓落实”的总要求,把学习教育、调查研究、检视问题、整改落实贯穿主题教育全过程,深学细照笃行,从严从实整改,推动主题教育不断取得实效。

为了抓好学习教育,税务总局在领导班子个人自学基础上,围绕14个专题开展了集中学习研讨,分别举办读书班、专题研讨班,总局领导、机关司局主要负责人和各省区市、副省级城市税务局党委书记、局长近百人参加,参会同志人人发言,有交流、有点评,有探讨、有研究,气氛热烈,效果突出。

今年实施更大规模减税降费以来,税务部门在认真落实减税降费各项政策规定的同时,推出一系列服务纳税人、缴费人的硬举措,将主题教育的学习成果落实到服务纳税人的实际行动中。

为了更好地服务纳税人,税务系统开展了全面深入的调查研究,税务总局和各省局党员领导干部坚持到纳税人、缴费人中间去,到矛盾最集中、困难最突出的基层税务机关去。在一个半月的时间里,通过下基层、进企业,广泛听取纳税人、缴费人和基层税务干部意见建议,详细了解企业生产经营和享受减税降费政策情况。

“基层是最好的课堂,群众是最好的老师。通过调研,我们进一步了解了真实情况,收集了基层的一些好做法、好经验,也发现了不少问题,有助于大家进一步理清工作思路。”在税务总局召开的领导班子成员主题教育调研成果交流会上,王军进行了总结。(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鲁元珍)

二、农机零部件崛起背后的减税降费力量(关注度:★★★★)

中国是世界农机制造大国和消费大国,农机核心零部件一直是农机产业链中的一个短板。《中国制造2025》规划中明确将农机关键核心零部件纳入了重点扶持发展的范围,并提出要加大财税政策支持力度。

在中国农业机械工业协会2018年底公布的“改革开放四十年中国农机工业杰出贡献奖”获奖名单中,潍坊谷合传动技术有限公司榜上有名。此外,公司还被中国农业机械工业协会及各主机厂共同推荐为“中国农业机械零部件(车桥)龙头企业”,获“中国农机行业零部件优质奖”。

“去年增值税税率下调,公司少缴了税费60多万元,今年国家继续下调农机配件产品的增值税税率至13%,预计全年将减税110万元,再加上享受高新技术企业所得税优惠、土地使用税优惠等政策,预计公司全年可享受税收优惠约500万元,这可以为企业加大自主创新和研发投入提供支撑。”中国农业机械工业协会零部件分会会长、潍坊谷合传动技术有限公司总经理李俊年说。

近年来,谷合品牌影响力的不断增长,得益于企业对创新及研发的持续投入。公司聘请了5名外籍专家连续4-5年潜心技术研发,还建立了具有国际水准的国家级产品试验室,完成了全系列产品的技术升级,且每年都将销售收入的5%以上作为研发创新经费。自2016年以来,公司已累计投入研发经费超过4000万元。

公司发展背后,也少不了国家一系列减税降费政策的扶持。公司近期拟投资1.2亿元,新建电动液压提升器项目,规划了2条自动化生产线,将在农机零部件行业率先实现智能制造。仅这一项,公司预计能享受不动产、在建工程进项税额一次性抵扣、固定资产加速折旧和高新技术企业所得税减免等税收优惠约1000万元。

李俊年认为,减税降费为企业开展精益制造战略升级提供了机遇,“制造能力提升的核心体现是产品质量一致性的保证和生产效率的改善与提高,这需要我们民营企业从根本上加快转型升级和智能制造,而国家系列减税降费政策带来的红利就是我们升级路上的‘强心剂’。”

为确保减税降费政策在基层落实,国家税务总局潍坊市坊子区税务局组建了“零跑腿”专家团队,以精准“滴灌式”辅导为目标,专门针对该公司在建工程固定资产抵扣及新购进500万元以下设备一次性扣除等税收政策上门进行“一对一”专题辅导,让企业“实打实”享受到政策红利。

现在,谷合传动年产20-300马力全系列拖拉机前驱动桥、收获机械驱动桥及各类传动箱10万余台,在产品性能质量方面达到国内行业领先水平。未来,在产品的对接上,谷合传动将在结构和标准上跟世界接轨,全力打造中国农机核心零部件民族品牌。(来源:国家税务总局新媒体)

三、克服房地产税改革的正当性焦虑(关注度:★★★)

 房地产税是党中央确立的重大立法事项,已经被列入第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立法规划,备受全国人民瞩目,成为坊间和业界讨论的热点。尽管如此,由于立法的思路和方案从未披露,每个人都在根据经验和猜想进行解读。在减税降费的大背景下为什么要开征房地产税?如何保证不同纳税人之间的公平负担?现行房地产税制该怎样配套调整?纳税能力不足时是否可以得到照顾?家庭基本的居住面积能否免税?人们对这些问题的追问,时时透露出对房地产税正当性的焦虑。尤其是,对于已被鉴定为不合法的小产权房,以及权利受到限制的农村房地产,如何从法理高度论证其可税性,至今没有产生明确统一的意见。即便是财税法律和政策专家,其立场也往往表现为左右互搏,难以自圆其说。

如果将房地产税置于孤立封闭的环境中,社会上出现的种种担忧我们并不难解答。特别是,只要能将这些系统性问题拆分开来,将其转变成一些纯粹的技术性问题,似乎每一个都可以找到现成答案。例如,当人们追问为什么可以对房地产征税时,我们可以从财产权的社会义务,或者从权利人受益于政府公共服务的角度回答。但有意无意被忽略的事实是,作为一类财产,房地产已经承受了不少税收,并不是没有履行社会义务。房地产的交易,需要缴纳增值税、土地增值税、契税、印花税、所得税;房地产的持有,需要缴纳城镇土地使用税、房产税。在此前提下,继续开征新的房地产税,就必须对财产的社会义务或公共服务的受益进一步量化,才有可能说明新增税收的正当性。再如,当人们继续追问,为什么可以对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征税时,我们可以回答,该权利已经被物权法所承认,是一种受保护的财产权利。但无法否认的是,随着使用权临近到期,地上房屋会因为权利的不确定性而贬值。虽然物权法规定,土地使用权到期后可以自动续期,但并没有说明能续多久、是否需要交费、交费标准如何。当财产权利面临如此大的不确定性时,人们对课税的正当性自然会频添疑虑。

对小产权房的课税也是如此。我们可以论证,基于税收平等原则,房地产税不需要考虑财产持有合法与否,只要现实存在,就可以一体征收财产税。我们更可以说,课税并不等于承认其合法性,如果是违章建筑,该拆还是要拆。不过,如果小产权房确定的结局就是拆除,即便顺利通过房地产税立法,可以想象其征收和管理会有多难。能对小产权房进行强制执行吗?能像《税收征收管理法(征求意见稿)》所设想的那样,在不动产上设定优先受偿权,等交易过户时一并处理吗?同样尴尬的还有在农村宅基地上建造的房屋,连交易机会都被严重限制,政府对其提供了足够的公共服务吗?由于不能自由交易,农村房地产的价值已经严重被贬抑,再对其居住和持有征收房地产税,要让农民接受其正当性不亚于天方夜谭。

对于非用于经营的自住房产,不少税法专家强调,基于财产权保护的立场,可以对其应有收益课税,这样不至于伤及财产本身,与财产税仅仅针对财产孳息而不殃及财产本体的要求并不矛盾。如果法定免税基本覆盖了第一套房,仅从第二套房开始起征收房地产税,这种解释基本上可以站得住脚,因为第二套房一般不会用于自住,可以出租产生收益。没有出租的,通过房地产税的压力,也会促使其用于出租或利用,以抵销房地产税的经济负担。不过这样一来,房地产税似乎就变成了收益税。而我国对不动产收益已经课征所得税,如何解释这种重复征收又成为新问题,会影响到房地产税的正当性论证。另一方面,财产是否出租,是否用于营业,本属于财产权利人的自由。房地产税介入后,即便不出租或对外营业,也需要承受税收负担,对当事人的自由会构成限制。如果税率过高,经年累月后,所征税款会超过财产价值的全部,事实上构成财产征收。无论应有收益理论的依据在学理上如何充分,这些结果都会在公众心目中遭遇正当性挑战。

 相比于税基宽窄、税负轻重、减税免税、纳税时点等技术性问题,税收的正当性更为根本。如果公众从心底里就不认同房地产税,就不可能会有良好的纳税遵从。在20世纪七八十年代,因为财产税负担超过了人们的承受能力,美国爆发了大规模的抗税斗争,迫使各州对房地产税采取限制性措施,防止税负影响人们的基本生活。这些手段固然可以为我国学习,但它们所解决的问题仍限于技术层面,即税负不可太重。相比而言,中国目前所面临的问题更为根本,直指房地产税的正当性。为解决这个问题,不仅需要建立自圆其说的理论,更重要的是,这些说法能够深入人心,为广大纳税人所接受和奉行。否则,房地产税的推行过程必定困难重重。

房地产税的正当性首先要回答的是,在减税降费的现阶段为什么还要开征房地产税。在这方面,仅仅陈述完善地方税制体系肯定不够。在一国财政体系中,地方税是否完整不一定会影响地方提供公共服务,政府内部的财政调剂或利益分割可以实现这一目标。此外,鉴于地方居民已经负担了增值税、所得税、土地增值税等税种以及土地出让金等非税收入,论证房地产税的正当性不妨从税制结构调整,以及政府间财政收支划分的角度切入。只要能够说明,目前地方居民缴纳的税收已经用于上级财政的正当用途,而本级财政的现有收入无法支应公共服务的需求,选择存量房地产公平分配财政负担,就是一个可以接受的选项。从这个角度而言,房地产税并不是对房地产课税,而是按照税收负担能力分摊公共服务的成本。以此为核心,才需要考虑纳税人的税负能力和生存权保障,评估房地产权利人之间的公平负担,以及保障房地产税用途的合目的性。也只有通过这个视角,我们才能期待一个透明且负责任的政府,体验其对财政收入的合理需求,并监督其将资金用于最合适项目。

  为寻求公众配合,在理解房地产税正当性时,还有必要楔入深化改革的视角。鉴于政府未来会更多地依赖税收、非税收入,而不是土地出让金和债务融资,对城市土地使用权年数有限、小产权房前途不明、农村宅基地和建设用地转让受到限制等问题,即便目前还做不到出台具体方案,也应该给公众明确交代改革的方向,用赋权方式换取对房地产税的支持。例如,针对不同类型的房地产,伴随着权利开放逐步推行房地产税,可以有效缓和矛盾、减少阻力。按照这种方案设计,尽管房地产税短期之内难以成为地方主体税种,需要中央全盘考虑、统筹安排,但相比全面强力推行的冒进,这样更有利于税制平稳转型。信息公开、过程透明、公众参与、协商共治,本身就是提升房地产税正当性的途径。

    总之,不管是官方宣传还是理论研究,房地产税首先要解决的是其正当性。在现代社会中,合作遵从的前提是理解和接受。技术性问题不管怎么困难,总可以找到解决办法,而且可以边做边完善。正当性如果得不到夯实,则会迷失方向,导致税制的根基不稳。因此,对于房地产税改革,除了信息公开和公众参与之外,还有必要以此为契机,给公众一个明确的改革承诺,通过赋权方式换取对房地产税支持。(来源: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熊伟)

 

 

一周税务大事(8月4日-8月9日)

国内版

一、国家税务总局将学习成果落实到实际行动中(关注度:★★★★)

“加强党性修养要从小事做起,体现在党员一言一行的风范之中,厚积于党员一点一滴的锤炼之中”……近日,国家税务总局党委书记、局长王军在税务总局“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专题研讨班上,就“加强党性修养”与大家畅谈心得体会。这是税务系统深入开展“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的一个典型场景。

国家税务总局按照中央部署,聚焦主题不偏离、紧扣主线不放松,按照“守初心、担使命,找差距、抓落实”的总要求,把学习教育、调查研究、检视问题、整改落实贯穿主题教育全过程,深学细照笃行,从严从实整改,推动主题教育不断取得实效。

为了抓好学习教育,税务总局在领导班子个人自学基础上,围绕14个专题开展了集中学习研讨,分别举办读书班、专题研讨班,总局领导、机关司局主要负责人和各省区市、副省级城市税务局党委书记、局长近百人参加,参会同志人人发言,有交流、有点评,有探讨、有研究,气氛热烈,效果突出。

今年实施更大规模减税降费以来,税务部门在认真落实减税降费各项政策规定的同时,推出一系列服务纳税人、缴费人的硬举措,将主题教育的学习成果落实到服务纳税人的实际行动中。

为了更好地服务纳税人,税务系统开展了全面深入的调查研究,税务总局和各省局党员领导干部坚持到纳税人、缴费人中间去,到矛盾最集中、困难最突出的基层税务机关去。在一个半月的时间里,通过下基层、进企业,广泛听取纳税人、缴费人和基层税务干部意见建议,详细了解企业生产经营和享受减税降费政策情况。

“基层是最好的课堂,群众是最好的老师。通过调研,我们进一步了解了真实情况,收集了基层的一些好做法、好经验,也发现了不少问题,有助于大家进一步理清工作思路。”在税务总局召开的领导班子成员主题教育调研成果交流会上,王军进行了总结。(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鲁元珍)

二、农机零部件崛起背后的减税降费力量(关注度:★★★★)

中国是世界农机制造大国和消费大国,农机核心零部件一直是农机产业链中的一个短板。《中国制造2025》规划中明确将农机关键核心零部件纳入了重点扶持发展的范围,并提出要加大财税政策支持力度。

在中国农业机械工业协会2018年底公布的“改革开放四十年中国农机工业杰出贡献奖”获奖名单中,潍坊谷合传动技术有限公司榜上有名。此外,公司还被中国农业机械工业协会及各主机厂共同推荐为“中国农业机械零部件(车桥)龙头企业”,获“中国农机行业零部件优质奖”。

“去年增值税税率下调,公司少缴了税费60多万元,今年国家继续下调农机配件产品的增值税税率至13%,预计全年将减税110万元,再加上享受高新技术企业所得税优惠、土地使用税优惠等政策,预计公司全年可享受税收优惠约500万元,这可以为企业加大自主创新和研发投入提供支撑。”中国农业机械工业协会零部件分会会长、潍坊谷合传动技术有限公司总经理李俊年说。

近年来,谷合品牌影响力的不断增长,得益于企业对创新及研发的持续投入。公司聘请了5名外籍专家连续4-5年潜心技术研发,还建立了具有国际水准的国家级产品试验室,完成了全系列产品的技术升级,且每年都将销售收入的5%以上作为研发创新经费。自2016年以来,公司已累计投入研发经费超过4000万元。

公司发展背后,也少不了国家一系列减税降费政策的扶持。公司近期拟投资1.2亿元,新建电动液压提升器项目,规划了2条自动化生产线,将在农机零部件行业率先实现智能制造。仅这一项,公司预计能享受不动产、在建工程进项税额一次性抵扣、固定资产加速折旧和高新技术企业所得税减免等税收优惠约1000万元。

李俊年认为,减税降费为企业开展精益制造战略升级提供了机遇,“制造能力提升的核心体现是产品质量一致性的保证和生产效率的改善与提高,这需要我们民营企业从根本上加快转型升级和智能制造,而国家系列减税降费政策带来的红利就是我们升级路上的‘强心剂’。”

为确保减税降费政策在基层落实,国家税务总局潍坊市坊子区税务局组建了“零跑腿”专家团队,以精准“滴灌式”辅导为目标,专门针对该公司在建工程固定资产抵扣及新购进500万元以下设备一次性扣除等税收政策上门进行“一对一”专题辅导,让企业“实打实”享受到政策红利。

现在,谷合传动年产20-300马力全系列拖拉机前驱动桥、收获机械驱动桥及各类传动箱10万余台,在产品性能质量方面达到国内行业领先水平。未来,在产品的对接上,谷合传动将在结构和标准上跟世界接轨,全力打造中国农机核心零部件民族品牌。(来源:国家税务总局新媒体)

三、克服房地产税改革的正当性焦虑(关注度:★★★)

 房地产税是党中央确立的重大立法事项,已经被列入第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立法规划,备受全国人民瞩目,成为坊间和业界讨论的热点。尽管如此,由于立法的思路和方案从未披露,每个人都在根据经验和猜想进行解读。在减税降费的大背景下为什么要开征房地产税?如何保证不同纳税人之间的公平负担?现行房地产税制该怎样配套调整?纳税能力不足时是否可以得到照顾?家庭基本的居住面积能否免税?人们对这些问题的追问,时时透露出对房地产税正当性的焦虑。尤其是,对于已被鉴定为不合法的小产权房,以及权利受到限制的农村房地产,如何从法理高度论证其可税性,至今没有产生明确统一的意见。即便是财税法律和政策专家,其立场也往往表现为左右互搏,难以自圆其说。

如果将房地产税置于孤立封闭的环境中,社会上出现的种种担忧我们并不难解答。特别是,只要能将这些系统性问题拆分开来,将其转变成一些纯粹的技术性问题,似乎每一个都可以找到现成答案。例如,当人们追问为什么可以对房地产征税时,我们可以从财产权的社会义务,或者从权利人受益于政府公共服务的角度回答。但有意无意被忽略的事实是,作为一类财产,房地产已经承受了不少税收,并不是没有履行社会义务。房地产的交易,需要缴纳增值税、土地增值税、契税、印花税、所得税;房地产的持有,需要缴纳城镇土地使用税、房产税。在此前提下,继续开征新的房地产税,就必须对财产的社会义务或公共服务的受益进一步量化,才有可能说明新增税收的正当性。再如,当人们继续追问,为什么可以对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征税时,我们可以回答,该权利已经被物权法所承认,是一种受保护的财产权利。但无法否认的是,随着使用权临近到期,地上房屋会因为权利的不确定性而贬值。虽然物权法规定,土地使用权到期后可以自动续期,但并没有说明能续多久、是否需要交费、交费标准如何。当财产权利面临如此大的不确定性时,人们对课税的正当性自然会频添疑虑。

对小产权房的课税也是如此。我们可以论证,基于税收平等原则,房地产税不需要考虑财产持有合法与否,只要现实存在,就可以一体征收财产税。我们更可以说,课税并不等于承认其合法性,如果是违章建筑,该拆还是要拆。不过,如果小产权房确定的结局就是拆除,即便顺利通过房地产税立法,可以想象其征收和管理会有多难。能对小产权房进行强制执行吗?能像《税收征收管理法(征求意见稿)》所设想的那样,在不动产上设定优先受偿权,等交易过户时一并处理吗?同样尴尬的还有在农村宅基地上建造的房屋,连交易机会都被严重限制,政府对其提供了足够的公共服务吗?由于不能自由交易,农村房地产的价值已经严重被贬抑,再对其居住和持有征收房地产税,要让农民接受其正当性不亚于天方夜谭。

对于非用于经营的自住房产,不少税法专家强调,基于财产权保护的立场,可以对其应有收益课税,这样不至于伤及财产本身,与财产税仅仅针对财产孳息而不殃及财产本体的要求并不矛盾。如果法定免税基本覆盖了第一套房,仅从第二套房开始起征收房地产税,这种解释基本上可以站得住脚,因为第二套房一般不会用于自住,可以出租产生收益。没有出租的,通过房地产税的压力,也会促使其用于出租或利用,以抵销房地产税的经济负担。不过这样一来,房地产税似乎就变成了收益税。而我国对不动产收益已经课征所得税,如何解释这种重复征收又成为新问题,会影响到房地产税的正当性论证。另一方面,财产是否出租,是否用于营业,本属于财产权利人的自由。房地产税介入后,即便不出租或对外营业,也需要承受税收负担,对当事人的自由会构成限制。如果税率过高,经年累月后,所征税款会超过财产价值的全部,事实上构成财产征收。无论应有收益理论的依据在学理上如何充分,这些结果都会在公众心目中遭遇正当性挑战。

 相比于税基宽窄、税负轻重、减税免税、纳税时点等技术性问题,税收的正当性更为根本。如果公众从心底里就不认同房地产税,就不可能会有良好的纳税遵从。在20世纪七八十年代,因为财产税负担超过了人们的承受能力,美国爆发了大规模的抗税斗争,迫使各州对房地产税采取限制性措施,防止税负影响人们的基本生活。这些手段固然可以为我国学习,但它们所解决的问题仍限于技术层面,即税负不可太重。相比而言,中国目前所面临的问题更为根本,直指房地产税的正当性。为解决这个问题,不仅需要建立自圆其说的理论,更重要的是,这些说法能够深入人心,为广大纳税人所接受和奉行。否则,房地产税的推行过程必定困难重重。

房地产税的正当性首先要回答的是,在减税降费的现阶段为什么还要开征房地产税。在这方面,仅仅陈述完善地方税制体系肯定不够。在一国财政体系中,地方税是否完整不一定会影响地方提供公共服务,政府内部的财政调剂或利益分割可以实现这一目标。此外,鉴于地方居民已经负担了增值税、所得税、土地增值税等税种以及土地出让金等非税收入,论证房地产税的正当性不妨从税制结构调整,以及政府间财政收支划分的角度切入。只要能够说明,目前地方居民缴纳的税收已经用于上级财政的正当用途,而本级财政的现有收入无法支应公共服务的需求,选择存量房地产公平分配财政负担,就是一个可以接受的选项。从这个角度而言,房地产税并不是对房地产课税,而是按照税收负担能力分摊公共服务的成本。以此为核心,才需要考虑纳税人的税负能力和生存权保障,评估房地产权利人之间的公平负担,以及保障房地产税用途的合目的性。也只有通过这个视角,我们才能期待一个透明且负责任的政府,体验其对财政收入的合理需求,并监督其将资金用于最合适项目。

  为寻求公众配合,在理解房地产税正当性时,还有必要楔入深化改革的视角。鉴于政府未来会更多地依赖税收、非税收入,而不是土地出让金和债务融资,对城市土地使用权年数有限、小产权房前途不明、农村宅基地和建设用地转让受到限制等问题,即便目前还做不到出台具体方案,也应该给公众明确交代改革的方向,用赋权方式换取对房地产税的支持。例如,针对不同类型的房地产,伴随着权利开放逐步推行房地产税,可以有效缓和矛盾、减少阻力。按照这种方案设计,尽管房地产税短期之内难以成为地方主体税种,需要中央全盘考虑、统筹安排,但相比全面强力推行的冒进,这样更有利于税制平稳转型。信息公开、过程透明、公众参与、协商共治,本身就是提升房地产税正当性的途径。

    总之,不管是官方宣传还是理论研究,房地产税首先要解决的是其正当性。在现代社会中,合作遵从的前提是理解和接受。技术性问题不管怎么困难,总可以找到解决办法,而且可以边做边完善。正当性如果得不到夯实,则会迷失方向,导致税制的根基不稳。因此,对于房地产税改革,除了信息公开和公众参与之外,还有必要以此为契机,给公众一个明确的改革承诺,通过赋权方式换取对房地产税支持。(来源: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熊伟)